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黃傳薪

首頁 > 名醫風采 > 岐黃傳薪

師承模式打造名醫

2012/7/18 10:06:45字號:T|T

中国中医药报   周颖

    与陕西中医学院教授张学文相识是在今年3月广东举行的建设中医强省会议上。他作为专家在会上的发言给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关于中医教育的独特见解得到与会者的一致赞同。前不久,记者赶赴陕西咸阳,就中医教育的有关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大鍋菜”與“小炒”
  出身于中醫世家、從醫執教50余年的張學文對中醫藥事業有著特殊的感情。他認爲,中醫藥事業的發展,人才是根本,教育是關鍵。教育分爲學校教育、師承教育、繼續教育等形式。幾十年來,國家設立中醫教育高等學府,學校教育成爲大量培養後繼人才的主導方向。雖然大批中醫人才走上社會,但名醫仍不多,特別是臨床名醫匮乏。師帶徒的形式在過去的中醫教育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如名醫的輩出、學術的繼承、理論與臨床的創新。由于培養人數少,不能滿足社會的需要而未列入國家中醫教育議事日程。因此,風趣幽默的張學文將學校教育喻爲“大鍋菜”,將師承教育喻爲“小炒”。
  近年來,國家一直重視老中醫藥專家經驗的繼承和中醫名家的培養,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對此,張學文稱三種模式是提高中醫藥學術、培養高水平中醫臨床名家的重要方式和途徑。一是開展全國名老中醫帶徒。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八五”、“九五”和“十五”期間,先後在全國開展名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分三批爲1600余名老中醫藥專家配備了2200余名高徒,開展學術經驗和獨特專長的搶救和繼承,各地也相繼開展了這方面的工作。二是舉辦全國名老中醫高級臨床講習班。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從1999年至今已在長春、北京、上海、西安、廣州、香港等地舉辦了6屆講習班,不僅搶救、保存和繼承了一批老中醫藥專家的寶貴經驗,還培養了具有流派特色和技術專長的高層次中醫藥人才。作爲講習班成員之一,張學文曾參加5屆。三是啓動優秀中醫臨床人才研修項目。今年3月,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啓動了旨在打造新一代名醫的重點工程,來自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及北京中醫藥大學、中國中醫研究院等單位的215名成爲首批研修學員。張學文稱,這幾項工作能紮紮實實抓緊抓好,新一代名醫將脫穎而出。

  中醫學院必須以中醫爲主
  曾當過陝西中醫學院院長的張學文對學校教育自有看法。他告訴記者,開展學校教育已經幾十年了,大批量培養人才是方向,但引起注意的是,中醫學院必須以中醫爲主。中醫學院不能套用西醫學院的教學模式,而應按照中醫自身的發展規律和特點培養人才。他舉例說,就課程內容看,原來中西醫比例是7:3,如今可能6:4或5:5,有的甚至是3:7。這樣下去,培養的學生中不中,西不西,中醫後繼乏人乏術真的不是危言聳聽。
  中醫的精華在經典,如果基礎課將經典去掉,就不能領略中醫的真谛。他得知從去年起中醫院校又開始注重經典學習時,感到非常高興。他說,名醫之所以成名,深厚的理論功底是其中特點之一。這裏是指《內經》、《傷寒論》、《金匮要略》等經典的學習。張學文體會,當初背經典時可能不知其意,隨著臨床經驗的積累,慢慢就悟出經典的實質。特別是在治療疑難病方面,更需要從經典中尋求方法。這位中醫急症專家隨口就背出古代治療霍亂病的歌訣,可見其深厚的理論功底。
  中醫院校上中藥課,要講中藥的五味、升降浮沈、性味歸經。對此,他認爲,光講成分是不行的,如麻黃素是從麻黃中提煉出的主要成分,但不能代替麻黃,因爲麻黃具有發汗、平喘、利尿的功能,麻黃素只能平喘,而難能發汗、利尿。學生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怎麽能上臨床,又怎麽應對疑難病和急症呢?
  面對如今的中醫院校擴大招生,張學文擔心攤子鋪得太大,如師資、實習力量不足,憂慮學生質量下降,致使中醫淡化或失去了整體觀念和辨證論治的特色和優勢。雖然中醫人數多了,如果學術水平降了,會阻礙了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對此,張學文主張,加強繼續教育不容忽視。另外,張學文還說,像過去山東舉辦的中醫少年班,如有可能,還可試辦。

  重視培養臨床名醫
  名醫之所以成名的另一個特點是具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因此,培養名醫要重視臨床實踐。張學文結合自己治療疑難病症的體會告誡想成爲名醫的人們,一要加強臨床基本功訓練。這包括四診合參、辨證分析、立法組方、病案書寫。其中關鍵是辨證,要在症狀觀察、證候鑒別、病性、判定,病證結合等方面下功夫。二是加強學習。包括自學和向別人學習。自學要偏重于證候學,對某一種疑難病,反複換方未效,且固守一方數月也未獲效時,則通過學習經典,並結合自身的臨床心得,創造出切合臨床需要的新方藥、新技術。向別人學習即參師襄診。參師就是拜師;襄診就是助診、抄方錄案。要仔細觀察,虛心求教,勤于交流,取長補短,多吸收師長的臨床思維方法,將使自己受益終生。
  张学文说,廣東省中醫院在师承工作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他们采取“母鸡下蛋”的方法,聘请全国15位名老中医作为30位徒弟的临床指导老师,30位徒弟又带60位弟子,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六,长此以往,一批有理论、有实践的高级中医药人才将为临床一线挑大梁。如他的高徒符文彬、孙景波就是其中之人。张学文满怀深情地说,如果各省有一位像吕玉波这样的中医院长,中医药发展一定大有作为,大有希望。
  興業之計,人才爲本;人才培養,教育爲本。張學文稱,當前,中醫藥的繼承、創新和發展比任何時候都更爲緊迫和重要。當務之急是繼承名老中醫藥工作者的學術思想和高尚品德,可采取師承、辦短期班、專科專病班、培訓班、提高班等教育形式。他提出,將學校教育與師承教育結合起來,在繼承中醫藥科學內涵、學術本質和特色優勢的基礎上,正確運用現代科學技術豐富和發展中醫藥,推動中醫藥理論創新和中醫藥現代化。實施師承模式和“名醫”品牌戰略的重要措施,是打造名副其實的新一代名中醫。B21

  人物檔案
  張學文,1935年出生于陝西漢中中醫世家,經其父言傳身教,18歲即懸壺漢中,後考入陝西中醫進修學校(陝西中醫學院前身)深造。1959年畢業後留校任教,曾任陝西中醫學院院長。現任陝西中醫學院教授、全國中醫腦病專業委員會學術顧問、陝西省中醫學會內科分會名譽主任委員和中醫急症分會主任委員等職。1990年被定爲首批全國繼承名老中醫專家學術經驗導師,1991年被評爲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有突出貢獻專家,陝西省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北京中醫藥大學兼職博士生導師等。

  學術思想與成果
  提出“毒瘀交夾”、“水瘀交夾”、“氣瘀交夾”、“顱腦水瘀”證和“久病頑疾多瘀”、“中醫敢于治急才有發展”等論點。
  主持和參與“通脈舒絡液辨證治療中風”、“中風先兆證防治研究”、“中風病診斷及療效評定標准”、“清開靈治療中風急症的臨床及實驗研究”等分別獲1986、1989、1991、1995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大成果乙等獎、省科技進步獎和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
  研制“糖脂平”、“心腦絡通膠囊”、“腦清通片”、“洋參強心靈片”、“通脈舒絡液”多種新藥正在進行中。出版學術著作11本,發表論文70余篇。

  人生感悟
  繼承發揚、整理祖國醫藥學是我終生奮鬥的目標。
  爲人耿直,做事認真,實事求是,做個快活的中國人。

執問經典開思路

符文彬  孙景波

  恩師張學文教授在中醫臨床、教學、科研的50余年生涯中,執問經典而思路開闊,法崇先賢而師古不泥,積累了豐厚的臨床經驗和學術心得,特別在溫病、急症以及血瘀證、中風、中醫腦病等疑難雜症方面造詣頗深,自成風格。我們有幸跟師臨證學習多年,受益頗多。
  学生时期,张老要求我们背诵了大量经典、药性、汤头等,开始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知识,觉得是“死知识”,但经过一段时期的临床以后,就觉得原来学的东西、背的东西“活了”,面对病人时,一段段经文、一条条方歌在脑海里浮现。张老还要求每周要跟他出一次门诊或查一次房,这对我们后来的中醫生涯影响深远。
  記得第一次跟師查房,張老爲一位50來歲的女性喘證病人診斷。患者經西醫診斷爲慢性支氣管炎,但用多種抗生素無效。中醫按“痰濕壅肺”治療,效果也不理想。經過細心檢查,張老指出該病人爲心陽不振、肺氣郁閉、血行不暢,治療應溫通心陽、開宣肺氣、活血化瘀。
  當時我們就很不理解,這個病人痰熱壅肺征象比較明顯,口苦而粘,小便黃,大便幹,舌紅苔黃膩,若用溫通心陽之劑,會不會火上澆油呢?張老解釋道,這個病人本質屬陽虛有寒,所以怕冷,脈沈細。口苦而粘,小便黃,大便幹,舌紅苔黃膩,似屬熱象,但此熱乃痰郁氣阻而化熱,故芩、連、魚腥草之屬,必要時可用一兩次,萬不可久用重用。該病人入院後,已用過芩、連、魚腥草之類,故現在應急予溫通心陽、開宣肺氣、活血化瘀之劑。果然,服張老方一周後,患者諸症大減,病情明顯好轉。
  跟張老出診,遇到病情比較複雜的病人,他都會用簡練的語言告訴我們,從哪本經典中找答案,病人的本證是什麽?假象是什麽?或者在多個證候兼見情況下,要先處理什麽,後處理什麽。在後來的工作中遇到類似病人時,我們就會想起經典上的有關段落和方法以及老師的一招一式,不僅感到信心十足,而且處理起來也得心應手。
  张老在防治温病功夫独到,探索内科杂病也成绩斐然。他在治疗方法上根据《理瀹骈文》 “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即内治之药”理论,主张药物内服和外洗相结合,即中草药煎熬,药汁内服,药渣用于泡脚;或针药并用;或药物内服结合药物敷贴,疗效相得益彰。跟他学习,我们受益匪浅。
  跟隨張老臨證,印象最深的是首先要求你背誦唐代名醫孫思邈的《大醫精誠》,強調業醫必先重醫德。身爲陝西省孫思邈研究會副會長的張老,對孫思邈的醫德思想頗爲推崇,自己也以實際行動爲我們做出了榜樣。
  去年張老來我院參加院慶期間,時間安排得特別緊,白天查房、病例討論,和醫護人員座談,晚上批改弟子們的讀書心得和准備第二天的講稿。晚上11點多,來自湛江農村的一對夫婦帶著八歲的兒子風塵仆仆地來到張老的住處。
  這是張老的一個老病號,幾年前,夫婦倆就懷抱患腦積水的兒子到陝西鹹陽請張老鑒定一下自己的兒子還有沒有救,因爲當地醫院已經不收治他們的兒子了。張老查看完患兒後,說有希望,夫婦倆這才松了一口氣。經過張老半年多的調治,這個患兒竟然基本痊愈了,只是有時頭痛。現在這夫婦倆特地來感謝張老,二是再請求爲其子繼續診治。
  當時,張老與弟子們還在研討醫籍中存在的問題,一弟子就把他們擋在門外。張老得知有病人來看病,不容分說,就把他們請到房間。起初張老還真沒把他們認出來,聽了夫婦倆的敘述,張老才回憶起這麽一回事。他細心地給孩子診察,開藥,囑咐如何把中藥做成丸藥。臨別這對夫婦拿出紅包以示感謝。張老婉拒說,這紅包我不能收,收了有辱我的信念。
  在臨證中,我們覺得張老是非常嚴厲的。弟子稍稍對病人處理不恰當,或對病人稍稍流露出不耐煩,就會遭到張老的嚴厲責罵。他不管是在病房,還是在診室,不管是當著全科同事的面,還是當著病人的面,都會毫不留情。目的就是讓你永遠記住這件事。
  張老責罵過學生、弟子、家人,但唯獨對病人敬如上賓。一次我們在張老家裏吃飯時,有一對中年農村夫婦來看病。這對農村夫婦穿戴非常髒,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還將一捆帶著泥土的野菜放到茶幾上。張老的兒子很不高興,說:“老頭子看了一上午病人,動都沒動,你們也不讓他休息一下。”張老聽到這裏,把筷子用力往桌子上一摔,將兒子罵了出去,並耐心地給這對夫婦看了病。看完病,張老對我們說,病人不是迫不得已不會到家裏來看病的。果然,這對夫婦家在陝北,由于下午沒有班車,怕天黑山路難行,所以到家裏看病。其實張老家就是病人接待站,師母常常端茶倒水伺候已經習慣了。
  我们跟师时间不长,但老师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激励我们刻苦钻研经典,勤于临床实践,不断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更好地为病人服务。 B21

分享到:新浪微博騰訊微博豆瓣人人網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友情鏈接|招聘信息|供應商管理|名老中醫學術交流|中醫健康管理|中醫醫案管理 |知識管理|在線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