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黃傳薪

首頁 > 名醫風采 > 岐黃傳薪

慧眼识英才 甘作嫁衣裳

2012/7/18 9:57:06字號:T|T

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马 骏

  有人說,“僻居一隅而名聞天下者,朱良春也。”
  南通是座普通的小城,朱老在這裏學習、工作和生活,雖然一呆就是幾十年,超凡的醫術學問卻爲世人稱道。一封封陌生又熱情的信箋,一批批慕名而來的莘莘學子,南通,因有了朱老也別具魅力。
  終于踏上了神往已久的土地。嗅著潮濕的空氣,走在車水馬龍的濠河岸邊,那叢粉紅的杜鵑花旁,就是朱老的家。溫厚親切的朱老,圍繞教育的話題講了三個故事。

  提携后学者  得意众门生
  朱老弟子上百,正式拜師長期學習的有幾十人,若算上曆屆帶教實習的及各地鑽研其術的私淑者則以千計。無論拜師、私淑還是自學求教者,朱老對後生從不輕忽,一貫熱情幫助。其中力薦何紹奇和朱步先兩弟子的故事在中醫界傳爲美談。
  60年代何紹奇偏居四川梓潼,拜爲朱老的遙從弟子,學有不解就向先生請教,朱老也是每信必複,常常是五六頁信紙,二人通信在十年動亂也未曾間斷。文革結束,何紹奇想報考研究生,但因學徒出身受到限制,朱老就寄了封航空快件給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生班負責人方藥中教授,詳細介紹徒弟的水平已達到報考要求,並且“我可以個人人格擔保,不會讓您收了無用之人的”。最終何紹奇不負所望,名列榜首,畢業後在京執教,已是海內外知名學者,現正在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作訪問學者,講課授業。
  朱步先,原是江苏泰兴县农村的一个醫生,读了朱良春的文章后跑到南通要求拜师,因他踏实好学、过目成诵,朱老就将所学悉数相传。没有学历,朱老就想办法争取到一个正式进修名额,使他一年后职称相当于主治医师。1982年卫生部中医司组织编写《实用中医内科学》,朱良春是两位审稿人之一,凭着对爱徒能力的了解,他大力推荐职称不高的朱步先作统稿人。为期一周的试用期间,朱步先出色完成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他修改的文稿篇篇畅达,出类拔萃,后来被前来慰问的领导慧眼识中,得以有缘奉调北京。曾任《中医杂志》副总编,现在英国牛津讲学诊病,传播岐黄文化。
  提起两位高徒,朱老话语中透着慈爱之情,而医林中受益朱师的后学者、民间医又何止二三。朱老书桌上整齐叠放着一摞摞信件,大多是基层醫生的来信,有要求拜师的,有请教问题的,还有读了书受了益,喜不自禁表示感谢的。朱老说,“这些人都很诚恳,是要学习的,我一定要答复他们。”他不厌其烦地解答疑问,一丝不苟地亲笔回信,之后会用红笔在来信封皮上圈个“复”字,好像了却了又一桩心愿。但近来因冠心病,时有力不从心之感,不能一一亲复了。朱老还特别提到廣東省中醫院邀请名老中医为技术骨干作导师的做法,是一种继承提高的有效方式,值得重视。对高徒们的诚恳学习,刻苦钻研的精神,感到欣慰。

  动荡中办学  学费“两担米”
  談興頗濃的朱老還聊起一段鮮爲人知的曆史。1945年,28歲的朱良春的診所已經頗有名氣,應當時很多青年拜師求醫的要求,他就在南通創辦了中醫專科學校,自己籌錢租房子、編教材、找老師。時局動蕩,收取的學費很低,國民政府物價飛漲,每天價格浮動,學費就定爲“兩擔米”,按當天的米價折算,當然收的錢也只夠給老教師們來回上課的車馬費罷了。在艱難中學校堅持了4年,到1948年畢業僅剩18人。當年的學生如今都早已到了行醫退休的年齡,還有些現在台灣。
  朱老對中醫教育始終熱心,並有自己的體會。他說,“我對學生一是要求嚴一點,二是以誠相待。‘誠’,就是誠懇,教給他們的東西都是實實在在的,毫不保留。”朱老常說一句話:“經驗不保守,知識不帶走”。經驗不能保守,要和盤托出;知識不要帶走,能寫的多寫一點,能教的多教一點,讓學生得到益處,把真正的經驗實實在在的拿出來。朱老的著作寫的都是多年心得,很實用,他自己踐行著“說實話,不講大話、空話”的准則,並嚴格要求徒弟們做到“求真務實”。誠實,這種樸素而又可貴的品質在朱老身上熠熠生輝。朱老還對學生提出“高、實、博、精、新、勤、苦、恒”治學八字的要求,使學生們受益終生。

  寻访土专家  成就“三枝花”
  1956年南通中医院成立,“那时很有激情”,朱良春院长白天看病,处理行政事务,骑单车四处出诊,晚上在单位写书或者值夜班。他多次深入民间,打听到季德胜、陈照、成云龙这三位土专家治疗蛇伤、瘰疠、肺脓疡各持所长。尽管这几位民间醫生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求贤若渴的朱良春毫不介意他们的身份,礼贤下士,热情地和他们交朋友,真诚邀请三位土专家在中医院开设专科,卓有疗效,被老百姓称为中医院的“三枝花”。
  朱老的人生就像一部傳奇。他從醫近70載,是全國聞名的目前仍健在的幾位頂尖級名老中醫之一,所獲榮譽無數,然而對于故土家鄉、民間學者,他始終飽含眷戀深情。朱老勤于思考,一本本著作,靈慧實用,啓發了無數人。他始終謹記當年父親囑咐的“濟世活人,積德行善”,待人誠懇寬厚,慧眼識才甘當伯樂,提攜後生不遺余力。在醫術研索中,他堅持章次公先生倡導的“發皇古義,融會新知”的革新精神,爲繼承發揚中醫學術,作出有益的貢獻。晚年仍敢爲人先,1992年在子女的倡議下,創辦了良春中醫藥臨床研究所,近期再創新業,國內首家蟲類藥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已破土動工。“自強不息,止于至善”,這大概是朱老一生的真實寫照吧。B21


  人物檔案
  1917年出生于江蘇丹徒,少年從師于馬惠卿先生和丹徒名醫章次公先生,並就讀于蘇州國醫專校,1938年畢業于上海中國醫學院。曾任南通市中醫院首任院長、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江蘇省政協常委暨南通市政協副主席。現任中華中醫藥學會終身理事、南京中醫藥大學兼職教授、中國中醫研究院基礎理論研究所技術顧問、南通市良春中醫藥臨床研究所董事長等職。1987年被國務院授予“傑出高級專家”稱號,1991年,國務院頒發政府特殊津貼證書,2003年獲中華中醫藥學會“中醫抗擊非典特殊貢獻獎”。

  學術思想與成果
  朱良春對內科雜病的診治有豐富經驗,擅用蟲類藥的臨床應用,對類風濕性關節炎、腎炎、肝炎的診治尤具心得,對頑痹提出“從腎論治”的觀點,先後研制了“益腎蠲痹丸”、“複肝丸”、“痛風沖劑”等中藥新藥,獲省部級科技獎。主要著作有《蟲類藥的臨床應用》、《章次公醫案》、《朱良春用藥經驗集》、《醫學微言》、《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朱良春》等10余部,發表學術論文170余篇。

  人生感悟
  在實踐中提高,在總結中創新。不襲陳言,不人雲亦雲。經驗不保守,知識不帶走。自強不息,止于至善。B21


跟師心得

徐 凯  陈达灿

  “振兴中医”,“万里云天万里路”,中医要走自强的路,邓老等15五位全国著名老中医专家为中医事业的发展,为中医的生死存亡振臂高呼。他们不辞辛劳,率先垂范,为中医事业的振兴主动带徒30名,为中医事业的发展培养后继人才。我们有幸师从朱良春教授。几年来,我们桌前聆听,书信请教,电话探讨,刻苦研读,在老师无私的教诲与指导下,中医技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以前,每当我们在临床实践中遇到医学难题时,总感觉到所掌握的中医学理论太少,作为一个中医醫生却经常在用西医的方法解决问题,读书时也没有系统的去研究中医学理论,对中医学经典著作更是却而远之,吃着中医饭,打的是西医的工。跟师以来,我们对中医学的理论孜孜以求,按老师的要求重新研读中医学经典著作,精读老师的学术著作,学习老师的临床经验,努力继承老师的学术思想。如正在学习的有《医学微言》、《朱良春临床用药辑要》、《虫类药的应用》、《临床中医家》、《类证治裁》和《伤寒论》等。做的一些具体工作有:虫类药在抗癌治疗和皮肤病治疗中的应用;化痰散结(搜剔骨骱痰毒)、温阳通络四法合用治疗各类疼痛,尤其是骨转移癌疼痛;养血活血通络治疗脱发;化痰通络、解毒消肿法治疗晚期肺癌;调养肝脾、化癥消瘀、疏络行水法治疗癌性腹水;补髓填精治疗癌性贫血和骨髓造血抑制等等。自尊师法和中医学理论去诊病、治病以后,临床疗效有了很大的提高,也得到了患者的信任,来求医问药的病人也越来越多。为了接触更多的病人,除在病房看病外,还增加了专科门诊和夜间门诊,增加实践的机会。
  一次,一位胃癌術後的患者前來門診就醫。自述胃中分化腺癌切除手術已經6個月,術口愈合好,但是腹水不退,引流口不愈合,每日都能引出500~600ml左右黃濁液體。半年來反複3次住院治療,始終解決不了問題,最後經介紹來我院。來時診見:神疲倦怠,面色萎黃,煩躁多語,納食尚可,腹脹晨輕夜重,夜難入寐,二便調;上腹部一斜行約20cm長術後疤痕,愈合好,臍旁左側一引流口,引流袋中液體深黃渾濁。診其舌脈,舌淡紅體胖大,苔白厚膩根黃,脈數無力。腹腔引流液送檢爲滲出液,未找到癌細胞,培養未見細菌生長。仔細詢問病史和現有主要症狀後,認爲患者是術後體虛,胃缺不納,又術後調理不當,脾虛不運,濕聚中焦,日久濕濁內生,困厄脾氣,氣機不暢,飲留腸間。病屬正虛邪實,病情較重,補正則壅中,攻邪則傷正,病恐纏綿難愈。思老師強調此類虛實夾雜之證,治應攻補兼施,徐圖效機。遂以健脾補氣化濕方七劑,囑咐患者上午服用;又給患者開了一個理氣祛瘀逐水方七劑,每次加半斤重鯉魚一條,去鱗和內髒,共同煎煮,下午或傍晚服用。診後月余,患者前來就診。自述服藥後一周覺腹脹減輕,每日引流量漸漸減少,再服用2周,腹脹消除,引流液幾乎沒有,患者隨即又回到原來手術的醫院要求拔出引流管,經觀察檢查一周後,拔管並縫合創口。患者出院後即來就診,要求繼續中醫藥治療。至今已近一年,患者身形健朗,未見有複發迹象。
  通过跟师学习,我们不仅学习到了自己老师的学术思想、诊病心法,还通过集体跟师学习,交流所得,学习到了众多老师的宝贵临床经验,获益极大。同时,我们还学习老师的良好医德医风,如老师对待每一位患者,不论他的地位高低、贫富尊贱,都发自内心的去关心他们的疾苦,老师接诊时慈祥的面部表情、和蔼的态度、关心病人的语调,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B21

分享到:新浪微博騰訊微博豆瓣人人網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友情鏈接|招聘信息|供應商管理|名老中醫學術交流|中醫健康管理|中醫醫案管理 |知識管理|在線考試